當掠過人流如潮的曼哈頓街頭,或者漫步在霓虹閃爍的東京銀座,會有一種幻覺,彷彿隨時都會迷失在鋼筋鐵柱般的森林裡,又彷彿這城市像一頭巨大的怪獸,將你一口吞下,或者將你抓撓的遍體鱗傷。喜歡北部歐洲,尤其是挪威,不只是喜歡她的鄉村風光,即使是城市也帶給我一種安全平緩的感覺,彷彿在這裡你不會受到傷害,一切都是那麼平靜,不張揚,沒有高樓大廈,沒有給你壓迫感的巨大廣告招牌,沒有見縫插針的耀眼霓虹燈光,沒有眾多的人流,沒有擁擠,沒有喧囂,有的只是綠色,行駛在s型公路上,放眼望去,海,森林,山,即使山也是由綠色的森林和白色的積雪組成,紅色的,黃色的,白色的木製建築鑲嵌在綠色的山腰,或坐落在湖邊和港灣,伴著海鷗的鳴叫,白色魚船和渡輪或停泊在港口, 或放海而去,一些老式船塢,紅色的,白色的,在傍晚夕陽的照耀下,就象是夢中的城堡。

被稱為萬島國的挪威,渡船的重要不次於飛機和火車,島於島之間的聯繫全靠船來溝通, 另外廣闊的海域,氣候的寒冷,也造就了捕魚業和造船業的發達, 魚對於挪威人來說相當重要的,魚等於一切,人們的生活也是圍繞著魚與船來運轉,主要的捕魚季節在每年的元月至5月,挪威的海域由於墨西哥暖流一支的沐浴,即使在最冷的冬季也不會冰凍,這是上帝賜予挪威的最好禮物, 在夏季,人們會休整魚船,最大限度地利用陽光,由於北極圈穿越挪威,使得6月,7月的北部挪威沒有黑夜,不落的夕陽燃燒在午夜的海平線上,經常可以見到男人光著脊背,手執魚杆,即使我還穿著毛衫,孩子們都已在踏海了,人們惟恐錯過了這短暫的夏季陽光。

在這個世界上,鯨魚的數量在逐漸減少,但挪威仍是一個允許獵鯨的國家,Andenes,一個坐落在Lofoten群島最北端的城鎮,人們仍保留著捕鯨的道統。站在潮濕寒冷的魚船甲板上,迎著北海吹來的徹骨寒風,絲毫不減我觀賞鯨魚的興致,在海水呈黑綠色的深海區域,這些可愛溫順的巨大精靈仍幸運地生活在這溫暖的海域,她們寬闊的脊梁不時地躍出海面,噴起數丈高的水霧,似乎是看到了魚船,她們又一個個縱身潛入海底,驚嘆的同時我也在想︰她們的幸運又能維持多久?

daiqian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