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間淚流滿面是一種內心極度的虔誠,經久不息的掌聲更是一種不可抑制的歡騰。歌唱到那一句時,竟無語凝噎。也許只是為了曾經的二十四橋,和再也無法目及的桃花樣的笑臉,此門中的今日桃花依舊笑春風,只是人面不知何處去;橋下的今晚,波光閃閃,波心蕩漾,倒映出無數個天上的那輪孤月,無聲無響。那時那刻那人那景,春光正好,美景佳人,風華正茂,所有的始料未及,所有的追悔莫及,只是因為消逝,要說 “goodbye”時,又濃縮成了兩個字銘刻在心底--“不忍”Ballet School﹗ 
  
書讀到那一句時,字字敲在心尖,於是止不住淚流如雨下,窗裡窗外都一樣的模糊不清了;歌聽到那一段時,感於歌者的感,感於文者的感,感於歌者對文者的感,順著歌者的哽咽和觀眾雷鳴般的掌聲可以探尋到一種美,亦真亦幻的傷逝美,無法逆轉的悲壯美,還有不可捉摸的默契美……因為時光的無情公正,因為大自然的造化輪回……
  
隨處可見的美卻總是令人不易察覺,用耳朵聽到的,再傳入心裡,便難以平靜,只是眼角不會含有淚水,淚流聲由耳朵傳入,直接滴落在心底的每一根神經上space.vwet。 

daiqian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