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庭故鄉多楠竹。大約從五歲起,我便與老家屋後山上的楠竹結下了不解之緣 書法班
 
父親崇尚“竹枝底下出好人”的哲學,小時候只要做錯某事或說錯某話,便會聽到姐姐們的忠告︰“當心開葷,竹筍炒肉。”等老頭子一進門,我稚嫩的胳膊立刻被一只強有力的手鉗住,而另一只同樣強有力的手則揮舞楠竹枝歡暢淋漓地鞭策我的靈魂。直到血紅的笞痕縱橫交錯地佈滿我手足或屁股,而且老頭子確信我的靈魂得到了可靠的改造時,我才能得以解脫。這在“竹筍炒肉”的諸般炒法中應該算比較寬容仁慈,姐姐們稱之為“小炒” 學芭蕾舞
  
有年暑假村裡同學把學校的籃球帶回家,由於我是知情人且未加阻止,因此被老頭子狂炒過一次。我奉命脫掉襯衣背心,雙膝跪於嶙崢的竹掃把上,父親在我背部大炒特炒,炒一會便添以適量鹽水。父親的憤怒往往容易被悔恨的淚水消減,而我卻愚蠢得不知道哭泣;按姐姐們的說法,是“堅貞不屈,倔頭到家”。切牙苦撐的結果,理所當然是更加快速沉重的“爆炒”。因此在兄弟們中間,我是被炒得最多、也是炒得最“熱”的。那次儘管我一再表示以後堅決不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,並保證堅決同一切壞人壞事作鬥爭,但老頭子手中不住揮動的竹枝,卻在證明他不相信沒有眼淚的悔悟,惟恐“夾生”,照炒不誤。倘若不是兩位姐姐淚流滿面地替我求饒,還不定會炒出什麼結果。事後大姐為我的傷痕塗抹紅藥水時,嘴裡蹦出四個字︰“鐵板牛肉。”我痛苦地笑了,想來果真風味獨特,至今思之,仍感脊背火燎膝蓋酸痛 英語進修課程
  
父親的炒法經常花樣翻新,但其哲學思想的全部著眼點和落腳點不外乎皮肉外露與著衣單薄處,生怕子女們感受不到、體會不深。有時也會擺出一溜家伙︰竹枝、竹片、竹鞭等等,形態各異,大小不一,讓你根據自己的錯誤去定罪量刑,自己選擇刑具和承受模式,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伴娘裙
 
最後一次領略竹筍炒肉的滋味,是在十六歲的夏天。那是一個貪睡的早晨,父親催我上學,我提出不讀書了,老頭子一聽怒氣沖天,從門後操起一楠竹篾片,濃約兩公分,寬寸許,長兩尺有余,“叭、叭、叭”三聲響亮,篾片一分為二,而我的腿上卻隆起了三道血染的風采。老頭子余怒未息,操半截家伙仍要放手施為。我昂然而立氣勢凜然高揚男子漢的頭顱︰“打吧,橫豎是您的兒子,打死與我無關。”誰知這番滑天下之大稽的抗議,竟使父親高舉其哲學思想的手無力地垂下了,兩行老淚從溝壑縱橫的臉上無聲流過,滴落入幾十年撫兒育女艱苦困頓的歲月,把我青春記憶的扉頁打得津濕倉庫
  
穿過父親洒下的橫的豎的雨點,我長大了,長成一條鐵錚錚的漢子,迎著當年紛飛的砲火硝煙,告別故鄉的楠竹,把金色年華鐫刻於桂南萬山叢中。而父親早早駕鶴西去,用一  黃土,把他的人生觀哲學觀和全部的期望寫進了屋後那片竹林。我不得不承認,父親的哲學使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能夠嚴格區分正確與錯誤,當我的某種行動可能妨礙集體或他人利益時,父親的竹枝就在眼前晃動,促使我中止所為。父親的哲學思想雖然粗糙了一些,卻也有著深刻的內涵和持久的生命力,幾十年來一直支配著我的潛意識,規範著我的人生軌跡,賦予我堂堂正正的品格和疾惡如仇的稟性,甚至有時在那花柳繁華地溫柔富貴鄉裡想墮落一回時,父親的竹枝依然能給我以正義的提示ashita-sanuki 。
  
也許是因為漂泊得太久的原故,心中那一團竹影已經濃郁得穿不透、化不開,鄉思歸情滿江湖,竹憶更比江湖深。竹蔭匝地,盡在我夢鄉搖曳;竹情彌天,都化作軍旅詩篇。無數次登高臨遠回望故鄉,近來忽悟出楠竹的清雅不俗和高貴品格,不覺油然而生敬意gunmablog 。
  
楠竹的高貴,在於它們的奉獻精神。它們在嬰幼期便以奉獻脆嫩鮮美的竹筍飲譽海內;童年又剝箬殼為笠替人們遮陽擋雨。一旦成熟,製成各種器皿用具或工藝品,其種類之多作用之繁,恐怕需要一部專著才能盡敘其詳。即使老弱病殘,也要化一爐火獻光熱於人類。楠竹世家,祖祖輩輩從生到死都充滿了獻身精神365blog
  
楠竹的高貴還在於它們的群體意識和堅韌性格。故鄉的楠竹總是  啦啦漫山遍野,沒有誰獨享陽光雨露,也不會讓同類獨自承擔風霜雨雪,一律成片成林患難與共。有時雪壓竹枝它們不勝重荷垂首彎腰苦苦掙扎,抖去積雪後,仍然蒼翠挺拔。抑或天災人禍毀枝斷根。但竹鞭未絕,只等春風吹度又會綠滿山野蓬勃崢嶸osakazine
  
我崇敬楠竹的品格。而我的父親乃至遙遠故鄉千千萬萬父輩子息,其精神行為不正是楠竹的寫生么?他們堅韌不拔,為故鄉的興旺一代接一代茹素奮鬥不止,直到血干氣絕,把生命的全部內涵寫進那片土地,遺枯骨於家山。於是古老故鄉才有了富足繁榮,才有了楠竹般郁郁蔥蔥的勃勃生機。
  
我越來越懷戀故鄉,懷戀故鄉的楠竹,懷戀依於父母膝前接受“竹枝哲學”薰陶的時光。離鄉愈久,懷戀愈切。
  
竹鞭深埋於地,竹憶深藏於心。

創作者介紹

daiqianwen

daiqian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