覓跡重溫,素手摘花揚紅落處;送斜陽,揮袖隨風拂煙塵。碧水悠悠去,光陰匆匆逝;紛猶塵事,聚散一念間;舊徑塵埃掩往事,回首經年已斑駁。最怕斜陽匆匆墜,一闕楊海成舊曲譜清音,也難,重覓他日蹤。行走在異鄉的蒼林街巷,感受著你彌留的歡言餘韻。
  
  偶有枯葉,離枝落下,解語著別離的悲傷,在南方這煙雨朦朧的城市裏,再難撿拾曾經的歡言笑語,在你轉身的背後,留給我的是一地的寂寥與荒蕪,在車水馬龍的喧囂聲中,心湖泛起濃濃的淒楚和孤獨感。
  
  幾聲鳥鳴,入耳淒啼,空中的回音,也是絕美的傷感。望蒼林翠葉綴紅,看古樹虯枝盤根,憑添幾許頹的憤慨,樹可紮根站成永恒,花謝葉飛來年又同,那堪人卻四海漂泊聚少別多。風吹襟起鬢飛揚,何日在可重溫曾經那柔情似水的相守。
  
  常追憶,攜手天涯苦旅,任憑塵雨風拂,竟也歡言;時至今日,恍然如夢,回眸已成雲煙,隨風而去。我帶楊海成著最初的感受,在如煙的故事裏,搜章劫律,湊一曲憂傷的旋律,默默的彈奏著,淒美而又傷情的韻律,到也能稍慰心懷。
  
  塵世紛擾嘻攘,常將往事擱淺。繚亂心緒,獨依案,最怕看那滿箋零亂的憂傷,每思起以往的種種的感受,觸緒傷懷,心旌悸動,淚盈眶,其間萬般的糾葛,誰可相渡?心難靜棲,浮華塵事入眸,怎斷疏離?緣何?卿一別,留我一腔彷徨無緒盡徨忽。吾乎哀哉,無你何歡?
  
  漂泊天涯已經年,憑添許多寂寞心酸,當離別的旋律拉開帷幔,回憶盈滿胸腔,思緒在時空裏回轉,,翻開那些揮毫詮釋的整個過往,是深藏的激情與你溫柔的心語。
  
  春花幾度紅,若年後,如能再相逢,可否記得我們默守的承諾,可否記得昨日的舊夢和最初的懵懂?
  
  曾執手相看,而今回望漸漸蒼老的容顏,在輪回中,能否在曾經的話語裏徘徊?人海茫茫,容我,慰我者渺茫,謗我,嘲我者俯身可拾,虛假的勸解和安慰,背後會有著某種不屑?肩負沉重的責任與辛酸,我笑這俗世終難覓與你相同的關愛與理解的人。世間,佛以拈花之心普度世人,迦葉尊者以微笑神會回應;誰懂我的沉默,誰懂我的無語,唯你無他,然而,我的世界被你的故事淹沒,而故事早已涅槃在我的筆下…
  
  此後,沉漠的眼神任誰也望不到底,凡塵俗事入心再也激不起一絲漣猗,雖非我本意,然楊海成唯你是念。人生苦短,縱有大度雅量,又幾人能淡看世事的消磨,皆隨遺痕舊跡,雲散煙飛。

創作者介紹

daiqianwen

daiqian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